《阅微草堂笔记》的思想高度

  内容纪昀晚年创作的《阅微草堂笔记》与《聊斋志异》齐名,该书内容广博,无所不涉,对“乾嘉盛世”掩盖下的专制社会的各种危机进行了全景式记录,作者作为体制中人,借小说对官场百态作了淋漓尽致的描述,从而抒写自己的价值取向与为官理念,假鬼神伸张惩治贪官污吏,为官场树立敬畏之心,从道德的高度和制度的层面审视官场吏治,以此彰显其救世之深心。 
  关 键 词《阅微草堂笔记》 吏治 解构 建构 
  《阅微草堂笔记》这部著作包括了《滦阳消夏录》、《滦阳续录》、《槐西杂录》、《如是我闻》、《姑妄听之》。全书系陆续而成。为纪昀的门人盛时彦汇编,以纪氏北京宅邸中的书斋“阅微草堂”为名,统称为《阅微草堂笔记五种》。对《阅微草堂笔记》的研究,从2世纪8年代以来呈多角度、多侧面展开,但就其对有清一代吏治的抨击和官场积弊的揭擿的贡献,鲜有深层次分剖解析的力作,故《阅微草堂笔记》暨纪昀思想所呈现出来的真正价值和意义,未能得到充分的认知和足够的重视。纪昀是乾嘉时期官高位显的一代儒学宗师,更是一位有着社会责任感和良知的封建士大夫。在《阅微草堂笔记》中,他借小说对官场百态作了淋漓尽致地挞伐,并进而追问封建王朝的吏治痼疾,从科举对官吏的选拔、考评等方面作了深入的思考,以此倡导他的为官理念,彰显他的救世之心和社会责任感。 
  一、深刻抨击了官吏和官场积弊 
  乾隆晚期,在表面的康平盛世掩盖下,吏治废弛,官常大坏,早已孕育着末世的深刻危机。纪昀在乾隆19年的朝考中尖锐指出“方今清公守法、约己爱人者,守令之中岂曰无人,然……此千百之一二耳。其横者毛鸷搏噬;其贪者谿壑不赢;其谲者巧诈售欺;其懦者昏愦败事。而贵族权门依势作威者又错出于其中,一二良吏,恐不能补千百人之患也。”1作为体制中人,纪昀看在眼里,心存忧慨,他深知吏治问题对国家社会的重性,他在学术活动中切实倡导“以实心励实行”“周济世用”,在小说《阅微草堂笔记》中,谈狐说鬼,对官场中官吏的种种罪恶和腐朽,作了深刻的揭露和批判。 
  吏治败坏是封建社会普遍性的社会问题,其表现形式多种多样,《滦阳消夏录四》中有一位县令“遇杀人狱不能决,……乃祈梦城隍祠。”《滦阳消夏录一》中的训导徇私舞弊,借公权谋取私利。纪昀对此深恶痛绝,在他的小说中常常借鬼神或父亲姚安公之口对假公济私的伪君子进行有力的抨击。晚清薛福成对纪昀所处时代的贪污态势是这样描述的“(乾隆朝)诛殛愈众而贪风愈甚,或且惴惴焉惧罹法网,惟益图攘夺刻剥,多行贿赂,隐为自全之地。非其时人性独贪也,盖有内隐所驱迫,使不得不贪者也。”2《滦阳续录二》有一则故事记录一“萧然寒士”,作令不过十年,而“宦囊逾数万”。嘉庆四年,查抄和珅家粮一万石,银逾千万,家中且有夹墙,藏心金二万六千两,私库藏金六千两,地窖内藏银二百余万两等。仅一个家奴刘全,倚势营私,家资丰厚,竟有十余万两。 
  纪昀在小说《阅微草堂笔记》中对官场积弊的揭露和批判,显示了他极大的勇气和魄力,如鲁迅先生所说“真算得上很有魄力的一个人”3 
  二、追问了吏治腐败的原因 
  (一)程式化的科举制度是根本原因 
  科举是历代封建王朝通过考试选拔官吏的一种制度。最初的目的是为封建王朝从民间选拔人才,改善了用人制度,为中国历朝发掘、培养了大量人才,但是科举所造成的恶劣影响也是不容忽视的,从明代开始,科举的考试内容陷入僵化,重形式而不重内容,重理论而不重实际。不少考生的思想被狭隘的四书五经、迂腐的八股文所束缚,在眼界、创造能力、独立思考等方面受到钳制。致使不少无论在文学创作、或各式各样的技术方面有杰出成就的名家,失意于科场,纪昀也曾在乡试、会试中屡遭挫折,使他对在举业中沉浮的士子有同病相怜之感“应知今日持衡手,原是当年下第人”4。他在作考官时,对于同考官们置入劣等末荐的试卷,总亲自再行审核,以免有遗珠之憾。 
  受制于科举的从内容到形式的僵化、程式化的制度性制约,其所培养和选拔的所谓治才,往往既缺乏为天地立心之识,更缺少为生民立命之胆,空谈玄想,难以实用,所以在实施管理的时候,陷于纸上谈兵,推诿渎职。 
  科举制还衍生了严重的师门裙带关系。科举时代及第者对主考官自称“门生”,这些师门关系在官场中互相拉帮结派、官官相护、沆瀣一气。纪昀在《滦阳续录二》中开篇就讲科场是为国家选取人才的地方,而不是为考官选取私人门生的地方,就是直指其弊的。 
  科举制还使大量听候吏部选任官职的候选官一等多年,《如是我闻一》中就记述了有的后选官,等到最后缺衣少食,一当到远方去赴任,连路费都没有,这些人无计可施只得去借款,有的借高利贷,等到官职到手就从百姓那里剥削钱财来偿还,有的任职后还被放债者宰割驱使,他再去宰割百姓。 
  (二)随扈走卒为虎作伥是重原因 
  在《阅微草堂笔记》中纪昀借地狱冥吏的话说“其最为害民者,一曰吏、一曰役、一曰官之亲属、一曰官之仆隶。是四种人,无官之责,有官之权。官或自顾考成,彼则唯知牟利。依草附木,怙势作威,足使人敲髓洒膏,吞声泣血。四大洲内惟此四种恶业至多。”这四种人没有当官的责任,却有当官者的权力,当官的有时还顾及上级来考查成绩,而走卒等只知道谋取暴利,他们仗势欺人,这与纪昀的学生汪辉祖在《佐治药言》和《学治臆说》等著述中对走卒长随的认识是基本一致的。 
  (三)不切实际的考评制度加速了官常毁败 
  清代有一套严密的吏治制度考核品级不同的官吏,但实际的情形差强人意,甚至事与愿违。一方面考评制度过多过滥,另一方面考评者徇私舞弊,贿赂公行。《阅微草堂笔记》中有大量表现“身握重权”,却“束手而委命”、碌碌无为的官吏,《滦阳消夏录一》中记述了一“公服昂然入”不贪钱,并不是好官,木偶傀儡式的官有何用处?是有负百姓,有负国家的。其实今天的现实生活中仍有不少这样的热衷博取虚名,只重视眼前利益,而不真正做造福百姓的实事的官员。把当官的标准降到不贪即可的层面,说到底,这些都是以人选人、以官选官的制度性缺陷所形成的不可逆转的社会问题。纪昀能清醒认识到为官之道,不仅仅在于廉洁,而且在于不负民不负国,实在是有积极意义的。
  三、救世之心的彰显建构 
  (一)为官吏树立敬畏之心 
  纪昀以鬼神为外衣,就像为了打鬼,假钟馗一样,这是一种手段,在当时法纪严明的清代,他不可能对官场的积弊腐败有自由的表达。纪昀在《滦阳消夏录六》中明确指出,利用神道来设置教化措施,使人有所畏惧,是出自一番警世的苦心。 
  纪昀借鬼神惩治贪官污吏在于为官场树立敬畏之心。官场中人的恶欲恶念,不仅有世俗世界的法与道德规范,而且还有虚无世界的鬼神,在审判他们的言行作为。《如是我闻三》中有一司刑名四十余年的余某,自诩“存心忠厚,誓不敢妄杀一人”。但当他生病临终时,却有冤魂作厉,指控他“刀笔舞文,曲相开脱。……改重伤为轻,改多伤为少,改理曲为直,改有心为无心”,“遂使凶残漏网,白骨沉冤”,孤魂饮泣,所以鬼来索他的命。这就是警告那些为官者,做恶是有报应的,这是封建时代的除恶方式,纪昀的除恶方式。 
  (二)从道德的高度审视吏治官常 
  儒家历来注重修身,而修身是最基本也是最高的求。其实就是对现世表现中的道德追求性的自律,而佛教三生轮回中因果相报,其实也是一种道德的鼓励性和惩诫性的他律,都是从道德的高度对人出求。在《如是我闻四》中纪昀借董文恪公之口士大夫们凡事留有余地。 
  官吏的管理与权力的运用相伴而行。官吏既具备普通社会道德和基本的职业道德,又应在权力运行的过程中养成官德,也就是权力道德。中国古代的百姓视官如父母,因此,官吏的道德素质状况不仅直接影响着国家的统治效能,而且对整个社会的道德状况有广泛影响。正所谓官德如风,官风正则民风纯。官吏在社会道德体系中的这种主导地位,使历代统治者在治国理政的实践中,都始终把对官吏的道德素质求放在一个十分突出的位置。 
  由于儒家伦理观在中国古代社会始终居于支配地位,因而道德教化在治国理政中的作用也就被无限拔高了。纪昀是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知识分子,故而意图通过突出道德教化来唤醒官员的良知和责任感,从而远恶近善,不去违法,达到防患于未然的目的,其积极的意义对今天仍不失其借鉴意义。 
  (三)从制度的层面对吏治出求 
  黑暗混乱的吏治,严重破坏了社会的均衡和秩序,纪昀在《阅微草堂笔记》中力主“严以治吏”,反对姑息贪官墨吏,以恢复和维护社会的相对稳定。“严以治吏”的思想实际上是法家思想对纪昀影响的结果。法令是衡量人们行动的标准,合法则赏,不合则罚。法令面前,一视同仁。儒家虽然讲“仁义”,但也并不反对重刑。只是主张宽猛相济,外礼内刑而已。纪昀的法制思想也是奖惩分明的,即有罪就罚,有善则奖,在《如是我闻三》中他借一官员说一件善事难以掩盖千般罪恶,千般罪恶也无法掩盖一件善事。 
  纪晓岚作为一位正直的官僚,透过“盛世”的帷幕,发现了当时尖锐的社会矛盾。大胆直面社会的黑暗,官吏的罪恶,在小说中阐明了自己的认识和建构,说明纪昀已经对封建的吏治失去了应有的信心,其卓识和远见,超越了同时代人的高度,这是《阅微草堂笔记》思想高度之所在,是对官场文化建构的贡献。 
  参考文献 
  1纪昀.纪文达公遗集(卷六)Z.拟请重亲民之官疏M. 
  2薛福成.庸庵笔记(卷三)M.入相奇缘M. 
  3鲁迅.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M.鲁迅全集(第八卷)M.人民文学出版社,1957. 
  4纪昀.纪文达公遗集(卷十二)Z.壬午会试阅卷偶作M.

  

You May Also Like